酱香型白酒文化与中国文学文化的结合

08-03 07:50 管理员

         中国文学与酒知识,    莎士比亚《暴风雨》里的人物卡力班,那个象征原始人的怪物,初尝酒味,觉得妙不可言,以为把酒给他喝的那个人是自天而降,以为酒是甘露琼浆,不是人间所有物。美洲印第安人初与白人接触,就是被酒所倾倒,往往不惜举土地以交换一些酒浆。印第安人的衰灭,至少一部分是由于他们的荒湎于酒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”而且最可怕的是中国人的劝酒,梁实秋认为此举乃是兽性之发作:“最令人难堪的是强人饮酒,或单挑,或围剿,或投下井之石,千方百计要把别人灌醉,有人诉诸武力,捏着人家的鼻子灌酒!这也许是人类长久压抑下的一部分兽性之发泄,企图获取胜利的满足,比拿起石棒给人迎头少量的酒对神经细胞是刺激,多量是麻醉。法医上的规定,人体血液中有0.1%的击要文明一些。

徐氏家族酒

主界面产品展示新闻尺寸500乘375徐2

      做定制酒的厂家,白酒文化知识,酒精量,便是醉。超过0.4%可醉死。愈高,活的机会愈少。酗酒之害,尤胜过吸毒,伤害到脑及肝,致脑萎缩疯癫症。因为纵酒,不顾饮食,缺乏维生素,致患神经炎性的肢体瘫瘓。又会损肠胃,肠中毒废吸入血液,进入肝,毁了这个“去毒机关”,因而肝硬化,流血死亡。酗酒的“抖颤酒疯”与鸦片、吗啡、海洛因的瘾症如出一辙。近年来,国内酗酒驾车闯祸的例子举不胜举,导致别人妻离子散,自己则财毁人亡,可不痛哉!交通管理部门早就提示:“要喝酒,别开车”。这是出于对国家、对社会、对公众、对驾车者本人及其家人负责的温馨警告。由于饮酒后,酒精会直接影响人的大脑意识,造成驾驶不灵,极其容易造成车祸。危及他人性命,危及驾车者自己的性命,也给国家社会及家人带来难以弥补的重大损失。针对某些人醉酒驾车而逃避检查的情况,研究人员对95位志愿者进行测定发现,人体血液中的酒精浓度会在一定时间内达到最高值,并且这一数值会随个人体重、饮酒量的不同而改变。因此得出了体内酒精浓度的回推公式。可见,逃逸也是插翅难飞啊!

      酒会误事,往往会误大事,匈奴雄踞北方,从商代以来一直是中原国家的心腹之患。在对匈奴的战争中少有获胜者。但是也有偶然的情况,匈奴一方出现问题,《汉书·匈奴传》记匈奴右贤王酒醉误事,汉兵才打了大胜仗:右贤王以为汉兵不能追来,饮酒大醉。汉兵出塞六七百里,

趁着夜色包围了右贤王。

    周氏家族酒

主界面产品展示新闻尺寸500乘375周1(1)压

       右贤王大警,脱身逃走。以酒避祸,乔装醉酒者。这应该视为特例。宋人叶梦得《石林诗话》中说道:“晋人多言饮酒,有至沉醉者,其意未必真在于酒,盖时方艰难,人各惧祸,惟托于醉,可以疏远世故。陈平、曹参以来,俱用此策。《汉书》记陈平于刘、项未判之际,日饮醇酒、戏妇人,是岂真好饮者耶?曹参虽与此异,然方欲解秦烦苛,付之清净。以酒杜人,是亦一术。”魏晋名士、第一“醉鬼”刘伶,还有阮籍都是借酒藏身的代表人物。他们的老师是汉代的相国陈平、曹参。汉代名相曹参不理国事,整日饮酒,官吏和宾客们看见曹参不治政事,都想来劝说他。可是这些人一来,曹参就请他们喝酒。有的人想找机会跟他谈事情,曹参就又让他们饮酒,直到喝醉离去为止,始终没有机会开口,习以为常。直到皇帝也责怪他的时候,他才揭开谜底。曹参问皇上:“圣明英武陛下比得上高帝吗?”皇上说:“我怎么敢和先帝相比呢?”曹参又问:“陛下看我的才能贤德比得上萧何吗?”皇上回答说:“好像也不如萧何。”曹参说:“陛下说得很对,高帝与萧

何平定了天下,制定了明确的法令,如今陛下垂衣拱手,我等谨守职责,遵循先帝的法令而不妄加改变,不是就可以吗?”皇帝说:“好,你去休息吧。”这也是“萧规曹随”成语的来历。


cache
Processed in 0.018854 Secon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