定制酒文化与中国文学的联系

07-25 07:50 管理员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从《诗经》到汉魏乐府,再唐诗宋词,进而宋元明清的曲牌、小说,无不借酒抒情,酒是风,酒是韵,酒既是主人又是客人,从而演化曲曲催人泪下的故事,从而刻画出无数跃然纸上的人物。试设想,如果中国的文学作品中不允许写到酒,不允许有饮酒的场面,不允许以酒来刻画人物性格,那将是多么干涩而煞风景啊!以明清小说为例,酒就是发酵剂,有的以酒为阳刚美的表现力(如《水浒》),有的以酒为智慧美的源泉(如《红楼梦》),无论是三碗不过冈的侠义或是行令吟诗的风雅,白酒似乎是不可或缺的妙品。陆文夫《酒话》说得好:“如果把《红楼梦》来个节酒本,把凡属有酒处都删去,

        那《红楼梦》还有什么可读的?”如果《水浒传》的英雄人物不能“大碗喝酒,大块吃肉”,岂不索然无味?《金瓶梅》也因为酒的描写丰富,被称为“第一部酒小说”,没有酒则没有人物的激情飞扬,没有酒就没有色香沁人。酒便是书中人物的一叶扁舟,承载着他们愉快地由爱河漂向死海。文艺作品中常常因为酒的描写而区分出作者的高下,窥见作者生活领域的宽广或者狭小。如果有两位作者,只知道一位城市出生,出生于社会高层,一位出生于农村,极为偏远的农村,但是却不告诉你谜底而要你判断他们的出身,怎么办,有一个简单的办法,那就是比较他们的作品,看看关于酒的描写就是了。定制酒厂家直销

   

主界面产品展示新闻尺寸500乘375杨1

家族酒的两面性: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酒在社会生活中还有另一面,除了上面讨论到的酒与国家的政治之外,在普通人社会生活中也有负面作用。《本草纲目》指出酒的两面性:“酒,天之美也。麦曲之酒,少饮则和血行气,壮神御寒,消愁遣兴,痛饮则伤神耗血,损胃亡精。若夫沉湎无度,醉以为常者,轻则致疾败行,甚则丧邦亡家,而陨躯命。”因酒而亡掉一个民族并非耸人听闻。梁实秋以为印第安人的衰落与其沉湎于酒脱不了干系,他在《饮酒》中这样说:“酒实在是妙。几杯落肚之后就会觉得飘飘然、醺醺然。平素道貌岸然的人,也会绽出笑脸;一向沉默寡言的人,也会议论风生。再灌下几杯之后,所有的苦闷烦恼全都忘了,酒酣耳热,只觉得意气风发,不可一世,若不及时制止,可就难免玉山颓倾,剔吐纵横,甚至撒疯骂座,以及种种的酒后过失全部地呈现出来。


cache
Processed in 0.019357 Secon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