茅台镇40%的酒企酱香型白酒生产酒厂将会被淘汰“酱酒热”进入洗牌期,谁能活到最后。

05-05 07:50 管理员

毫无疑问,‘酱酒热’正处于大浪淘沙的阶段,看谁能够坚持下来,又能活下去。”

 酱酒正在颠覆中国酒业的格局。在茅台的持续高增长下,众多二线酱酒企业纷纷加入了为酱酒造势呐喊的阵营中,一时间,他们的声量甚至可比肩一众一线名酒。

 茅台镇,因茅台酒而扬名,但其根基却是酱香酒。作为中国酱香型白酒的核心产区,茅台镇面临着一个“尴尬”:行业龙头茅台以外的诸多酱酒巨头,身处茅台镇的寥寥无几。

 依托茅台镇而形成的的仁怀产区,其境内酒类企业多达数千家,其中拥有生产许可证的也有几百家,这些企业中按照发展现状可以分为三类:一是如国台、钓鱼台、金酱、无忧等为代表的酱酒中坚力量;二是生产规模仅有数百吨的小型酱酒企业;三是从事翻沙、串酒等低质、劣质酒生产的边缘酒企。

 酱酒火了,火在哪里?茅台巨轮高速航行;郎酒(酱香部分)和习酒正以超速度向百亿迈进;国台、钓鱼台、金沙、珍酒等能够实现翻倍增长,远远高于行业平均增速;白酒巨头纷纷布局,业外资本蠢蠢欲动……

 对于更多的中小企业而言,酱酒热带来的红利,他们能分到多少?纷纷扩产能、去“原酒化”、做品牌、搞酒庄,看似热火朝天的背后,他们的真实生存状况是否如外表那般光鲜?

 



 

1

昨天借钱酿酒

今日卖酒还贷

 

“揽目赤水,十里酒城”描述了赤水河畔的酱酒两大巨头郎酒与习酒所在地:二郎镇与习酒镇壮观景象。

 

如今,赤水河两岸正在“大兴土木”。为达到5万吨酱酒产能,郎酒吴家沟产区1万吨基酒项目将于今年完工,明年将在沙滩生态酿酒区新增1万吨产能项目。习酒投资76亿用于改扩建项目,将新增2万吨产能;同样在习水境内的还有斥资80亿新建的茅台酱香系列酒3万吨产能酿酒区。

作为酱酒的观察者和研究者,周山荣对茅台镇的情况如数家珍。他从两个维度描述了茅台镇中小企业的现状:产能方面,现在产能仍然严重过剩,没能实现满负荷生产;产量方面,近几年已经有了很大的提升和复苏。

欧氏家族酒

欧1产品尺寸800乘500

 

对于周山荣所说的未能实现满负荷生产,上述罗姓负责人给出了答案。“满负荷生产没那么多资本。”他表示,找亲戚朋友、银行、高利贷借钱是中小企业融资的主要方式,

 另一家规模较小的酒厂负责人对酒业家透露,他们的产能极限是800吨,2018年生产了200吨,今年计划生产300吨,并将根据行业形势逐渐提高产量。在它看来,对于中小企业来说,是否增加产量取决于几个因素,一是自身财务状况、二是行业的环境、三是销量的增加。

在中型企业中,这种变化也在发生。一家产能在2000吨左右的企业负责人向酒业家透露,他们目前正在走品牌化道路,通过打造自己的流通渠道让做一款拥有文化属性的产品,而在基酒出售和贴牌这两大板块将逐步砍掉。

 身为遵义十大名酒的金酱酒业也在积极的从贴牌向品牌转变。据汪洪彬透露,金酱将逐步把成品酒的销售占比提高到60%以上,贴牌的销售要进一步控制,对于基酒出售这一业务,将不断压缩并逐步砍掉。

翟氏家族酒

瞿3产品尺寸800乘500

 对于做什么样的产品和品牌,上述谭姓负责人表示,中国有足够多的消费者,对于一个小企业来说,只要找到自己的定位和特色,做好消费者的培育,找到自己品牌的消费群体并不是很难。

 “随着互联网经济的崛起,品牌有了更多的形式和生存形态,不再局限于传统渠道大流通的品牌。”周山荣认为,酱酒做品牌的机会有很多,通过互联网经济、分享经济、粉丝经济,可以做一些小众的品牌,从而在本轮酱酒热中获得发展。

 “看似酱酒火热,但是却鱼龙混杂,最终鱼会死掉。”罗羽认为,三类企业将会被率先淘汰:一是以做原酒供应为主的企业,抗击打和抗风险能力太弱;二是来到茅台镇买厂房、买生产许可证自己参与酿酒、只看重酱酒丰厚的利润回报而不尊重酱酒规律的非健康资本;三是无生产企业,只进行贴牌加工的企业会倒掉一大批。

 


cache
Processed in 0.021770 Secon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