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茅台记忆 : 茅台镇的酱香型白酒

05-09 07:50 管理员


最初,不知是小镇成就了酒,还是酒成就了小镇。


  茅台人很聪明,他们熟稔当地的气候地理,懂得如何应用自己生存的土地,如何把它升值,成为宝地。说直接些就是茅台人知道有意义地去生活,知道造福社会。当夜里有风吹起,他们枕着酒香醒来,抚摸自己的肌肤,就像在梦里无数次抚摸茅台镇的每一寸土地。曾无数次跨越历史的高度,抵达未来,抵达茅台酒的深处,小镇的前景正是酒的前景。早在一九三三年,中国微生物学创始人方心芳院士就说过:最早利用微生物生产食品的民族,是最聪明的民族。

 世人将以怎样的虔诚,以什么样的姿态,才能将茅台酒融入生命的温暖?那是离幸福最近的方式。茅台酒在我们的人生中建构起一个不朽的精神境界,我们的视野因此开阔许多,于是就有了爱,有了故事和力量,也有了和谐的呈现。

 茅台酒的知性力量,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情感距离。经过久远的精神跋涉,在幽长的赤水河畔,在汉朝,枸酱酒面世了,可以说是茅台酒的前身。酒,总是形成于离水源近的地方,水是它产生的原因,也是它产生的结果。酒被确认产生于水边,人赖以生存的地球,水面占了百分之七十一,水远超陆地面积。万物生长离不开水,水是生命之源。因为水,诞生了海洋生物,诞生了人类。水,在人之前,在一切生命之前。追根溯源,酒是如何产生的?其实是社会文明发展到一定历史阶段的产物,它可能没有具体的哪一个创始人,也许没有文字记载的,是群体的结果,是自然的形成。

冯氏家族酒

800-500 ps冯2

  酒,是先于人类的。当大地上有了含糖和淀粉的植物时,酒就产生了,它是为了人类的生命动力而做的准备。有目的的人工酿酒,是在新时器时代;在农业后,用酒祭祀,把酒言欢,酒与生活紧密相连,是饮食文化的一个重要环节。有“仪狄作酒醪,杜康作秫酒”的说法,若非将仪狄和杜康定为酒的创始人的话,只可说仪狄是黄酒的创始人,杜康是高粱酒的创始人。而研究证实,茅台酒是最成熟的酒,是有深入的哲理渊源的。大约有两百种微生物参与其中,用它们微小的生命释放芳香,无论如何这酒气是不可比拟的,它清醒地叫人沉醉。


  总之,小镇造酒是那块地域的进步,是历史的进步,文明的象征。小镇人有了信仰,有了信心,他们光芒普照的激情,是飞扬的动力。由于酒的好声名,如可以燎原的星火,未见已闻美酒香。它走出茅台镇,走出仁怀和遵义,走出贵州,迅速走红大江南北,名闻世界。不能不说是酒文化的一个奇迹,是天地人和谐统一的结晶。

邓氏家族酒

800-500 ps邓1

  自从茅台酒拉开历史的帷幕,无论在哪一个时代,对哪一代人,都是个传奇和经典。连几岁的小孩子,都知道茅台是最好的酒,或许他们并没见过真正的好茅台,它对于他们是个新面孔。但这不妨碍好酒的名声传播进每个人的耳朵里,不妨碍茅台在人们心底升腾的希望。它叫人的眼睛为之一亮,叫人的精神为之振奋,正是“国运关乎国酒,国酒可展民魂”的写照。唐宋时,“风曲法酒”在茅台镇盛行,有宋人张能臣的《酒名记》,称赞茅台酒的质量上乘,被载入酒史中。到清朝,茅台酒业兴旺,有“茅台烧房不下二十家,所费山粮不下二万石”,及“仁怀城西茅台村酿酒全省第一”的记载。霎时,茅台酒声名鹊起,获得“风来隔壁三家醉,雨后开瓶十里香”的美誉。一七八四年,茅台“偈盛”酒号正式取名为茅台酒。继承了发扬了源远流长的传统工艺,形成一定规模的生产能力。一九一五年,茅台镇的“成义”与“荣和”两家酒坊均送出产品参加了美国旧金山举办的巴拿马万国博览会。以其精美绝伦的品质冠盖群芳,一举夺得金奖,与苏格兰威士忌,科涅克白兰地同列为世界三大名酒。至此,茅台酒的发展到了一个崭新的高峰,畅销海内外。


  一九五四年在日内瓦会议后,周恩来深有感触地说:“日内瓦会上帮助我们成功的有‘两台’:一是‘茅台’,二是戏剧《梁山泊与祝英台》。”那时候,卓别林在会上第一次喝到茅台,发自内心地喜欢上了,说“茅台是真正男子汉喝的美酒”。


  在我上幼稚园时,就听长辈们讲起茅台酒的好,连小孩子都动了心,想尝一尝呢。我敢肯定,旁听的人有许多都咽了口水。好酒对人是个吸引,对男人更是个诱惑,要不怎么古来就有“美酒与美女”的说法呢?可酒色堪比女色更实惠些,可解口腹之欲。英雄好汉当有酒相伴,酒是贴身之物,而女色不是,是身外之物。史上的豪杰哪一个不爱酒?一度,酒是男人的象征,是力量的象征。


  “天若不爱酒,酒星不在天;地若不爱酒,地应无酒泉。”诗仙李白说。李贺又有“龙头泻酒邀酒星”的佳句。这茅台便是酒中之上品,之瑰宝。


  最初,茅台酒进入许多人的耳朵,是听来的,因为眼睛没见过,嘴巴更没品尝过。它是国酒,是真正上好的酒,名贵的酒,一般老百姓是喝不起的,买不到的。父亲说过,在七十年代,一瓶茅台卖九元钱,他的月工资是三十元,他说他犹豫了很多回,才狠了狠心买了一瓶。瓶子放到现在,经过了一九七六年的唐山地震。有一天在我们小区门口,有摆摊收购茅台老酒的,不同的年份,价格不同。令人惊讶的是,父亲存放的那只瓶子,若保存到今天,一瓶酒,要值七千元了。他后悔的是当初没有多买一瓶,在那个落后的计划经济年代,买东西用分,用角衡量的年代,什么都要算计。

傅氏家族酒

800-500 ps傅2

  周围有几个人喝到茅台了呢?老百姓无一不认为,名贵的茅台,是权贵喝的,是当大官喝的。无一不把茅台与人的地位等同起来,现在,几乎没有谁再以为茅台只有当官才喝得起了,没有谁再把茅台与人的身份相提并论。结果是,只要你有条件,你肯买,舍得买,任何人都可以喝到茅台。茅台从来都是面向社会,面向大众的。之所以价格高,是因为它的价值大,是物有所值。茅台是高粱和小麦纯粮固态发酵的白酒,是水、粮、曲、窖四个因素的统一。


  为何经了一千多年的时日,茅台酒还经久不衰,还独占鳌头呢?世上有多少品种的酒,都不能与它相媲美。水,是酒的血;没有好的水源,就酿不出好酒,赤水河把茅台的“道法自然”展现得淋漓尽致。粮,是酒的肉,粮食的质量与酒的质量和产率密切相关。曲,是酒的骨,是糖化发酵剂。窖,是酒的魂。茅台酒除了水粮曲窖有不可复制、模仿的条件外,独特的酿造工艺和环境,也是不可比拟的。茅台,至少五年才出产品,寸金难买寸光阴,这时间的不等式,含蕴了多少深远丰厚的内容啊。这就是淌着时光思想的液体,在小镇的上空浮动着多少有益的微生物呢,它让酒的芳香无处不在。有风吹来,仍然能以巨大的定力,留在那里。无不叹服:这块宝地啊,一定被岁月的香料浸渍过,芬芳成为液体,渗入土壤的细胞。


  九月九日重阳节,赤水河真的有了灵性,变得清澈明净,正应了传说中仙女的密语:“年年九月九,河水酿美酒。”茅台镇高日照,冬暖夏热,雨量稀小,土地渗水性强。其地理,气候环境相宜,狭长谷底赤水河。山与河,高低对峙,因为温差,因为特殊的紫红色土壤,才使得用于酿酒的高粱生得那么扁圆结实。它的淀粉含量,比外地高粱高出三分之一,这特性,正是茅台发酵所需要的。

唐氏家族酒

800-500 ps唐2

  这造化的恩惠与大地的给予,茅台镇的气场是否被轻易解读和领悟?这是语言文字水能承载和破译的。酒味淹没了镇子,经一道道的程序,方制成了不温不火的茅台酒。从前就有“端午制曲,重阳窖酿”的说法,于是明白了这酒入口,漫过舌头,在喉咙里珠圆玉润地滑下,那品性,怎能不叫人回味无穷。赤水河养育了这方土地上的生命:人、庄稼和各种植物。汲取高原红土的精华,好喝不冶,空杯余香,不上头,不烧身。真正的“醉”就该如此吧,轻便、丰盈又沉静。


  酒能产生热量,酒能给人温暖,酒能化解愁怨,生命需要关怀,茅台来了,它给我们以理解和回忆。让糊涂的清醒,让清醒的清晰,在世界的每个角落,都有它的精神格局,都成就了一种精神跋涉。


  坚信,千年前和千年后,茅台还是那样的品质:文脉蔚然,一丝不苟,醇厚绵长



cache
Processed in 0.034412 Second.